社区应用最新帖子会员列表统计排行
主题 : 钟胜:“理至文亮共九代”的再说明
txyzwh离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2
精华: 0
发帖: 242
铜币: 240 枚
威望: 164 点
贡献值: 45 点
银元: 0 个
注册时间: 2010-05-10
最后登录: 2018-08-12
楼主 发表于: 2016-06-20  

钟胜:“理至文亮共九代”的再说明

管理提醒: 本帖被 txyzwh 执行取消置顶操作(2018-08-11)
 “理至文亮共九代”的再说明 o:UNSr  
ci? \W6  
JI-.SR  
    2016-6-10有朋友通过QQ给我发来钟敬和先生致钟树芳、钟义华、钟炜彬、钟乃新等四位宗亲的信(下面简称《信》)。我知道,这四人是《還原花都會議真相》的作者(见于颍川锺氏网>百家争鸣栏目),我估计这封信应该是敬和先生针对《還原花都會議真相》这篇文章的某些内容而写的。 u*\QVOF  
    我在2016-5-19发表文章《钟姓源流探索和编谱宗旨的迷失》,说钟姓为编总谱至今出现过二次宗旨迷失:第一次的宗旨是“以《钟姓史话》为纲” ———— 颍川锺氏为烈、接两系;第二次的宗旨是“2014-4-17的花都《会议纪要》” ———— 由锺仪一统天下钟姓,颍川锺氏烈、晏两系都是锺仪的血缘后代。这二次宗旨迷失造成了无法最终完成《中华锺氏宗谱》要在今春的出版计划。我在文中甚至预言将来可能会出现第三次宗旨迷失!我估计,第三次迷失很可能会在锺蔚伦先生的《钟姓史话》和锺敬和先生的《锺史文选》之间的选择中出现,因为在姓源始祖方面,这两书的差别最有代表性。在这里,我要介绍一下两书的源流差别:《钟姓史话》是“伯州犁食邑安徽凤阳钟离国,钟离接是钟姓接系始祖,宋康王偃之三子烈公在许昌改姓锺为钟姓烈系始祖”;《锺史文选》是“伯州犁食邑河南长葛钟离山,钟离接是钟姓接系始祖,宋康王偃之三子烈公在钟离山改姓锺离,他的曾孙气公才改姓锺为钟姓气系始祖”。这第三次是否会真的发生宗旨迷失,我不是神仙不敢预断,只说是“有可能发生”。 +5O^{Ce6  
    总体上我赞同《信》中的观点:伯州犁的食邑地是钟离山不是钟离国;气公是始祖,不能称烈系;应该坚持运亨、运丰二公的“首创宗谱”。如果《中华锺氏宗谱》真的编成钟离国或者烈系,我也会加以评论或者抨击。但是,我不打算在本文讨论钟姓源流,只讨论气系钟姓的姓后世系,因为对钟姓源流的讨论已经够多了。当然,对“十四祖”之前的各代世系,因为我没有研究过,所以我是完全地信了钟敬和先生的《钟史文选》,这里也不讨论。  但对“十四祖”之后的各世系,钟敬和先生在《信》中说要坚持老谱的“理公生五龄公”,对此,我是要质疑的。本文《“理至文亮共九代”的再说明》就是对他坚持“理生五龄”的再次质疑! -{A64gfFxT  
    我为什么要再次质疑? 因为我已经在前年2014和去年2015发表的《提龄公与“三文公(文振、文亮、文康)”之间关系的探讨》、《谁是广东铁炉坝锺姓开基祖》、《文亮公是哪一个朝代的人呢》等三篇文章中作了详细的探讨和分析,这三篇文章就是否定“理生五龄”的,且都登载在锺氏宗亲网、锺氏天空论坛、客家风情网>客家姓氏等锺氏网站上,我不知道敬和先生有没有看过。如果他看过后不认同我的文章却不置评不反驳,仍继续坚持“理生五龄”,岂不就显得有些“过”了?如果他没有看过,我当然就应该理解他和他的的继续坚持。下面,我不妨多说几句,以与敬和先生一起探讨,也让理公的后裔们从中得到更多的信息。 .+8#&Uy  
    从北宋末年到元朝末年(简称为“宋元时期”)的200多年里,一直战乱不断民不聊生,加上朝廷禁谱,元朝甚至严令毁谱,清人钟丕谟先生说“旧谱遭元季之乱,留存者仅仅百之一二”!直至明朝中后期才对修谱禁令在监管上有所松动,民间的修谱行为才渐渐被唤醒。因此,全国各姓都经历了300多年的修谱空白期,并非我钟姓一姓独有的问题。“象洞十四祖”的后代在这个时段里大都没有续修族谱,以致他们在后来续修族谱时,各支系在世系上都由于受这300多年修谱空白期的影响而漏记,出现了缺失一二代的甚至六七代的都有。因此,在这个时段里,他们谁都不敢保证自家的谱记就是正确的别家的谱记就是错误的。但是,几百年后到了近代,各家都认为只有自家的族谱是正确的别家的族谱都是错误的!其理由也很简单,因为这是祖上留下来的不是近代人记载的,当然是自家的族谱正确,并怀疑别家的族谱都是伪谱!于是祖上犯了“错”由后代去承担,致使各地各持己见,出现了今天的争论,既无法弥合分歧,也影响族人团结(我要在此特别说明:这是一个深刻的教训!  正是由于这个教训,我才在这两年里连续发文,坚决反对以存在严重争议的尚在探讨之中的“钟姓一源论”来编《中华锺氏宗谱》,不要一错再错留下更多的错误和“陷阱”去遗祸后代!)。 3&[d.,/  
    基于上述的时代因素,结合我在前面提到的三篇文章,下面我就理公至文亮公的世系是“四代说”加“六代说”,即“理至文亮共九代”,在考证方法方面谈谈看法(考证的详细过程见前述三篇文章,此不重复),以与敬和先生交流。 9. FXbNYg  
    对这300多年修谱空白期的世代漏记,敬和先生用的是传统的从前往后的考证方法,即是从理公考证到文亮公,从而得出“理生五龄”的结论,但我认为这个结论是错的。而我相反,用的是从后往前的方法进行反推考证,即是从文亮公逆向考证到理公,得出的是“理至文亮共九代”的结论。正是这个结论否定了“理生五龄”的众多旧谱,包括我自己的家传旧谱。 E2o8'.~Yd`  
\ D>!&   
    (一)我为什么相信“提龄至文亮”有四代(后称“四代说”)? S_AN.8T  
    我在《提龄公与“三文公(文振、文亮、文康)”之间关系的探讨》中有详细分析,在我编的家谱(“三稿谱”)中则有更详细的说明。 phA{jJy?  
    其中的关键(请注意,这是第一个关键!)是广东兴宁谱(见《提龄公谱系全》)提供了文亮的孙子应通生于1380年,从而证明了广东紫金谱(见《钟氏族谱辨伪》)提供的文振(文亮的哥哥)生于1309年是可信的。 OWr\$lm@z$  
    由文振生于1309年,加上应铭生于1356年(广东龙川县鹤市芝野村锺氏开基祖,是提龄的五代孙,即提龄——有甲——升迎——文旺——应铭),证明了广东粤东四县(兴宁、平远、五华、紫金)提龄系锺姓的谱记(见《提龄公谱系全》、《平远县锺氏族谱》、《锺姓入粤肇基地,广东五华华城铁炉村志》、《钟氏族谱辨伪》)所记载的提龄公生于1229年是正确的。 B&!>& Rbx  
    因此,我相信紫金谱“提龄至文亮有四代”的记载(提龄1229 —— 有始 —— 升达 —— 文振1309,我由此假定文亮1314),他们平均代距为28年,是合理的。就是说,提龄与文振相隔80岁,提龄不可能生文振文亮文康! YuO!Y9iEm  
btC<>(kl&  
    (二)我为什么相信“理至五龄”有六代(后称“六代说”)? c.-dwz  
    我在《谁是广东铁炉坝锺姓开基祖》中有详细分析。这篇文章是专门质疑“理生五龄”的,是对《锺史文选》“理生五龄”的否定。 ?: vB_@  
    其中的关键是上面所述:基于文振生于1309年是可信的,应铭生于1356年是可信的,证明了“四代说”的提龄公生于1229年也是可信的(请注意,这是第二个关键!)。而理公生于1062年,是《锺史文选》提供的。那么,理至提龄相隔167岁,请问,理能生五龄(提龄、遐龄、祯龄、祥龄、瑞龄)吗? >Wd=+$!I  
    至于粤东四县(兴宁、平远、五华、紫金)提龄系锺姓的谱记中,在理至提龄之间有六代(理1062——大相——天柱——朝政——响——提龄1229),对其中的“大相——天柱——朝政——响”等四代人,敬和先生在《信》中认为是不存在的,而我认为是存在的,因为理与提龄之间167年的时间间隔让这四代人存在;但他们的名字是否真的叫“大相、天柱、朝政、响”,我不敢肯定。就是说,我们可以怀疑他们的名字不真实,可以怀疑他们的事迹记载不真实,可以怀疑他们的墓葬记载不真实,但很难质疑他们这四代人不存在,因为这四代人就是在1062年至1229年之间出生的!即他们都是处于全国抗金的战乱时代的南宋(1127——1279)时人。按照“六代说”计算,平均代距是33年,是合理的。     1D"EF  
    “象洞十四祖”是受“元祐党事件”牵连的直接受害者。理公是“十四祖”之一,说明他是外逃避难了,五华谱记载他的避难地是广东五华县铁炉坝,我认为是可信的。而敬和先生说:理公不是开基祖,是理公的儿子五龄公避难铁炉坝,旧谱都定五龄为开基祖。那就引出了问题:理公去哪里避难了?难道他没有离开武平象洞?如果他还住在象洞,《锺史文选》怎么说是只有毅、裕留住象洞(其他十二个皆外迁了),而不说是毅、裕、理都留住象洞? {A MAQ  
    粤东族谱称文亮公辟绶河南省布政使司任布政使之职务,而布政使司是明清两朝才有的省级行政设置,宋元两朝称行省、是没有布政使司的。我在《文亮公是哪一个朝代的人呢》已经说明,我推定文亮公约生于1314年前后(估计误差为正负4年),谱称寿99岁,这就让他辟绶河南省布政使司任布政使之职务的记载,是可信的。如果将文亮公的出生年份推前到南宋,则他根本就不可能任职于明朝的河南布政使司。 s<C66z  
    还有,如果按锺春林先生的《锺姓源流史》,文亮的生卒年份是1101年至1199年(见142页),是南宋绍兴二十六年(1157年)丁丑科进士官河南参政(见148页)。那么,再依兴宁谱,文亮的孙子应通生于1380年,则1380-1101=279,文亮(北宋)与应通(明初)就相隔了279岁(达三个朝代)! 平均代距达140年! 如此,难道我们能相信文亮与应通是隔了二代的祖与孙吗? 无疑,我的文章《文亮公是哪一个朝代的人呢》是对《锺姓源流史》相关内容的否定。 $ JCOL  
    所以,如果在出生年份上没有应通(第一个关键)对文亮的制约,如果没有应铭和文振(第二个关键)对提龄的制约,那《锺史文选》和《锺姓源流史》就可能会是对的;当有了这些制约之后,则这两书的相关内容就是错的。这就是我反推考证的结果。 Cw.DLg  
|BbrB[+ v[  
    (三)评述“六代说”和“四代说” >Zm|R|{BE  
    锺蔚伦先生因为相信了锺泽民先生的《锺氏渊源校正本》而作《锺姓史话》,说明锺蔚伦先生的“六代说”来自锺泽民先生。《锺史文选》和《锺姓源流史》否定锺泽民的“烈系”并改正为“气系”,我同意。但《锺史文选》要否定锺泽民的“六代说”,我不同意;因为锺泽民就是应通公的后代,“六代说”的合理性说明他的探讨是正确的。而我和锺泽民都是理公提龄公文亮公的后代,我的探讨与他的探讨不谋而合,所以我支持“六代说”。  而春林先生是友文公的后代,敬和先生是齐公(理公的弟弟)的后代,即他们都不是理公的后代,对理公后代世系的缺失所引起百年争论的困惑,肯定没有我们理公后代那样深刻。就是说,对理公后代的世系探讨,我和锺泽民肯定会比他们倾入更多的关注,尽管我并不认识已故的锺泽民先生。大家可曾试想过,我家的旧谱是“理 —— 提龄 —— 文亮”,而我却要放弃族人当作宝贝珍藏的旧谱去接受“六代说”和“四代说”(即理公至文亮公共为九代,而不是旧谱的三代),当中要经受怎样的心理煎熬! k^UrFl  
    对我来说,接受“六代说”和“四代说”就是否定了家传旧谱,拒绝接受“接生烈”也是否定了家传旧谱。要否定家传旧谱,我的心情始终无法感到轻松,因为这是需要勇气才能面对的! 但是,对旧谱的这些记载,我还是否定了,对探讨的新得,我也勇敢地接受了。为什么? 就是因为它的合理性,而且符合我自己定的下述“三原则”。  ,/p .!+  
    对旧谱的“破”和对新谱的“立”,我认为都要有原则。只破不立,或大破小立,就既无说服力也变得不负责任,这样的“破”谁都会;破了的就要立回去,而且要立得让人心服口服,这才叫担当!但是立比破难,而且很难! 所以理公的后代才有这世系方面的百年争论! 那么,破与立的原则是什么呢?很简单,我认为不外三条:(1)族谱的重心是世系,且世系吊线必须是连续的、不断裂的;(2)各世祖的出生年份、上下关系、平均代距必须是合理的,经得起推敲的;(3)对人物、事件的描述必须符合逻辑符合历史符合科学符合自然规律,且要有谱为据或有史为据。 v~!_DD au  
    所以,我虽然没有多少古文古史知识,也敢出来评论钟姓谱史,依据的就是这三条原则。例如,认为“接生烈”是错的,是因为烈比接的年龄大100多岁,接怎能生烈?  又例如,认为“烈是偃的三弟”是错的,是因为烈公生于-334年,辟公卒于-370年,烈不可能是辟之子(即偃之弟);而且,即使烈公是辟公之子,也只能生于-370年之前,他与气公生于-235年就隔了135年以上,则烈气之间的平均代距至少达45年以上,是不合理的;所以我也认为“烈是偃的三子”会更合理,从而认同《锺史文选》的说法。同样,我所以认同“六代说”和“四代说”,是因为它符合上述三条;我所以不认同“理生五龄”,也是因为它不符合上述三条。这就是以理服人。我们修谱时要修正旧谱之错,且必须做到既要破更要立,不能只破不立,其关键也是以理服人,而不是明知旧谱无“解”仍死抱旧谱不放! >O1u![9K|w  
    有一个故事,很有趣,也发人深省。2013年,我编了家谱第二稿,保持了旧谱“提龄生文亮”,但附上建议,准备在第三稿时否定它并按“四代说”修改。我是汤湖湴田人,查谱溯源,湴田锺氏来自贝岭镇大有布村,再上溯,就是兴宁岗背、五华铁炉坝、武平象洞千家坪。我族在兴宁岗背的分支祖叫应乾(应通的哥哥)。于是我在打印了家谱第二稿后立即寄了一本给兴宁宗亲。他很快给我电话,主要说了两点:1、烈公是始祖,提龄是烈52世;2、提龄与文亮是父子,是必须肯定的,有人提出“四代说”,这是胡说八道,我们不能信,如果你执行“四代说”就对不起祖宗了,希望你不要做钟姓的罪人!———— 无疑,他是坚信“提龄生文亮”的。 当然,我的回答也是问两点:①确认烈公为始祖,是兴宁老谱的记载吗?②应通父子的出生年份是兴宁谱记载的,“四代说”就是据此而得出的,请问兴宁谱的记载是假的吗? 结果,他回答不出来,因信号不畅而挂机了。 L_zB/(h  
    综之,我相信“六代说”和“四代说”的基石主要有二块:一是应通的出生年份(1380年,兴宁岗背谱),二是应铭的出生年份(1356年,龙川芝野谱)。并由此二块基石证明文振的出生年份(1309年,紫金谱)和提龄的出生年份(1229年,粤东四县谱)是正确的(即紫金谱的“四代说”成立)。最后由理公的出生年份(1062年,见《锺史文选》),推定粤东四县的“六代说”是合理的可信的。因此,要推翻我的逆向考证,只有撬掉这二块基石(即上面所说的第一个关键),才能让“六代说”和“四代说”的大厦失去根基而坍塌掉! :G<~x8]k0  
    迄今为止,连本文在内,我共有4篇文章对理公的后代的世系缺失做了探讨,让“四代说”加“六代说”合并为“九代说”,即“理至文亮共九代”,就是我集中粤东四县的族谱探讨所得。如果我的这个探讨结果真的会成为钟姓罪人的话,那我甘愿做这样的罪人,并期待另一个人能踩在我的身上取得新的成果取代“九代说”并获得成功。这将是理公后裔之幸,也是钟姓人之幸,为之当了这样的罪人,我不仅不会觉得遗憾,反而觉得值了。 S U P  
    诚然,敬和先生要继续坚持“理生五龄”也是完全可以的,但你得把提龄之后至文亮之间的世系(当然要结合这二块基石)给理顺了,才能符合上述三条,我才会信服。那时,我自然会接受你所坚持的“理生五龄”,并否定我所坚持的“九代说”。 #@M'*X_%}K  
Io7 =Mc4  
    (四)理公与齐公后裔世系的横向对比 P=4o)e7E!  
    106世的理公与齐公是亲兄弟,他们都是105世友武公之子(刚、理、齐)。将理公后裔与齐公后裔在世系上进行横向对比,也能看出“九代说”的合理性。 Zq/=uB7Z  
    A、齐公后裔世系(见锺敬和《锺史文选》): $4CsiZ6  
106齐 —— 107明(盛堂)—— 108响 —— 109庆 —— 110镇 —— 111铿 —— 112胜 —— 113义明 —— 114辰洲 —— 115百十郎 —— 116百十二郎 —— 117清(大九郎,约生于1390年)…… %SMP)4Y/R  
    B、理公后裔世系(见锺胜《谁是广东铁炉坝锺姓开基祖?》): "? 5@j/ e`  
106理(生于1062年) —— 107大相 —— 108天柱 —— 109朝政 —— 110响 —— 111提龄(生于1229年)—— 112有始 —— 113升达 —— 114文亮(约生于1314年) —— 115志聪 —— 116应通(生于1380年) —— 117晓(生于1408年)…… _#E@& z".L  
    注:在B中,从106世理公到114世文亮公,共为九代。这就是文章标题所指的“理至文亮共九代”。 4Z{ r  
    讨论:比较A和B,只有117世有出生年份可做对比,一个生于1390年前后(清公),另一个生于1408年(晓公,是应通之子)。他们两人都是105世友武公300多年后的13世孙。两人同辈,且300多年后才只有18年左右的年龄差;这个差别很小,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这个横向的对比也说明,我的探讨————提龄为111世,生于1229年————是可信的,也同时证明提龄前面的四代人“大相、天柱、朝政、响”是存在的,我们怎能将这四代人抹掉? 0ARj3   
#|cr\\2*  
    (五)我的感想 [k,FJ5X  
    无疑,我现在是完全相信“六代说”和“四代说”的,而敬和先生是要坚持“理生五龄”的,即我们之间在这个问题上的看法是矛盾的。这是学术之争,我们当然不应该和稀泥,那我就只好说声对不起,我必须据理对敬和先生的坚持进行辩驳。虽然敬和先生在《信》中列举了江西、四川、重庆等地的族谱都是“理生五龄”的,但这些谱几乎都是从广东兴宁带去的;既然重庆钟达生前曾给你去信认为“五华谱与兴宁谱不同,兴宁谱多有失代”,正好证明这些谱都是兴宁岗背的“失代谱”,就如同我家的旧谱一样,是有问题的。兴宁岗背的锺泽民先生认可“六代说”(但我至今没有看到过他探讨“六代说”的文字说明),否定了他自己的族谱(兴宁谱),这就说明,我走的正是他曾经走过的探索之路,而且殊途同归,结果相同,更能证明“六代说”的正确性。 d+7Dy3i|g=  
    当然,锺泽民先生只是认可了“六代说”,他没有或者不敢提出“四代说”,我认为可能的原因有两个:一是他没有用应通的出生年份对文振的出生年份进行逆向考证,从而无法准确认定文亮的出生年份,只好继续保持旧谱“提龄生文亮”;二是兴宁钟姓人口众多,全都相信自家的老谱正确,认定了“提龄生文亮”不能变,他怕自己否定了它成为众矢之的而造成孤立。以对钟姓谱史一生孜孜以求的锺泽民先生来说,我相信只有第一个原因才更适合于他。可惜的是,锺泽民先生已经走了,不然,我一定会去请教于他,因为我们同是文亮公的子孙,而且龙川和兴宁近在咫尺。 Y]}>he1/5  
    为证“理生五龄”之讹,于是我写了上面这些东西,且出言率直,多有不敬,请敬和先生和兴宁宗亲能够原谅和理解。 BMbZ34^e  
    我们都知道,敬和先生也是一生孜孜以求为钟姓谱史花了许多精力,他的著作《锺史文选》,说理充分,驳斥有据,令人信服;尤其是他证明今天的封升岗就是昔日的钟离山,破了《唐书》“伯州犁食邑安徽凤阳钟离国”的千年之讹,这为肯定“首创宗谱”作出了极大的贡献;他对钟姓源流和“象洞十四祖”之前的世系,也是有破有立有理有据,做了准确的描述,同样得到大家的认可和喝彩,相信有很多钟姓人和我一样,由心底感谢他。但是,和锺蔚伦先生的《钟姓史话》一样,敬和先生的《锺史文选》也会有对有错,因为这毕竟是一个人的探求所得,不可能白璧无瑕一切都对。比如,对理公之后的世系,在我发表了上述三篇文章之后,他为什么没有发表文章反驳,而且还要求我们一定要接受旧谱“理生五龄”呢?这是我想不通的地方。当然,这是我自认为自己的探讨正确,才提出这样的质疑,那么,我的探讨就一定对吗?我不敢绝对肯定,所以我今天将自己的考证方法和过程公之于众,请大家结合我前述三篇文章,进行指正。 Bn d Y\  
    我们都相信,真理会越辩越明。我当然希望能得到敬和先生明确的指导和帮助,以协助众多的理公后裔,解决好“理公是否生了五龄公”这个争论了几百年的难题。 A0uA\E4q  
    接着,我想再议论一件往昔旧事。敬和先生在《信》中介绍:2006年12月下旬在广东河源市召开了有14人参加的题为“五龄公的生父是谁”的“锺氏五龄公世辈研讨会”,结果在研讨会上争论不休,最后靠表决完成,以13:1的压倒多数通过了“六代说”。我认为,如果所言属实,说明多数人是认可“六代说”的,但这只能代表“民意”,根本不能说明它就是正确的!我恰恰认为,“河源研讨会”的最大败笔,就是靠少数服从多数的通过方式来对学术问题进行表决! 众所周知,学术问题必须用事实说话,只能靠研究、考证、探讨来证实,从来没有靠投票选举来完成的。没有事实证据的研究只能叫假设或者设想,只有得到验证的设想才能叫研究结果。你以为一个人的父亲可以像投票选举大会主席那样选举出来吗?这种方法确实是荒唐得令人难以置信!  “《中华鍾氏宗谱》编纂办公室”曾邀请我参加2015年9月20日在广州市花都商汇大厦召开的“鍾氏祖源‘多元’研讨会”,我因为个人原因没有到会,但呈交了我的《发言稿》。《发言稿》中的一段话可以准确地表达我的观点,这就是:“对学术之争,最好还是按解决学术问题的方法来进行:一是需要时间,不能急;二是需要人力财力,要发动群众参与;三是保证学术自由,允许百家争鸣。或者说,对学术争论,不要急于求成,不要搞行政命令,不要搞‘少数服从多数’,因为学术真理往往会握控在少数人的手中。”  所以,希望今后大家在讨论像钟姓源流这样的学术问题时,不要再出现靠少数服从多数的方式,靠表决来决定。  /5 R?(-  
    然而,兼听则明,据网上介绍河源研讨会的文章《“五龄公”之父是响公的研讨综合意见》,其中没有说是靠表决来决定会议的结果,也没有表决的介绍或说明,只是将研讨的意见作了综合,文章是中肯的。这说明,研讨会上的这个13:1的表决结果只是一个掌握民意倾向的一次不正规的“民意调查”,不是靠表决来做结论。掌握人们对某个议题的看法的倾向性是需要的,否则你怎么知道同意的人是多数还是少数? 因此,对会议的结论要看会议的文字总结是否中肯、是否与会议过程相符,而不要对会议的某个细节加以放大去取代会议的文字总结。显然,说河源研讨会靠表决结束争论是言过其实了。 ozG!OiRW  
lz0'E'%{P  
                                                                广东龙川县 钟胜 2016-6-20  
呼朋唤友
txyzwh离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2
精华: 0
发帖: 242
铜币: 240 枚
威望: 164 点
贡献值: 45 点
银元: 0 个
注册时间: 2010-05-10
最后登录: 2018-08-12
沙发 发表于: 2016-10-24  
续上文:“提龄至文亮共四代”的补充说明
呼朋唤友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