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最新帖子会员列表统计排行
主题 : 鍾胜:“争面子”和“争里子”
txyzwh离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2
精华: 0
发帖: 241
铜币: 239 枚
威望: 163 点
贡献值: 45 点
银元: 0 个
注册时间: 2010-05-10
最后登录: 2018-04-28
楼主 发表于: 2016-03-10  

鍾胜:“争面子”和“争里子”

    我向颍川钟氏网投稿的第一篇文章就是2015-8的《锺姓谱的源流演变和我的编谱感受》(后称《感受》),投出快一个月了,网站没有任何反应,心里有点凉,准备不再向该网站投稿了。就在这时,网站告知,已经挂在了“颍川钟氏网>钟氏论坛>百家争鸣”的栏目中。上网一看,没错,整个栏目就只有这一篇,而且后来是孤零零的挂了一个多月,才见到完全和我的《感受》不搭界的第二篇文章姗姗来迟。从这时开始,我有一个月不再回看“百家争鸣”。 o_f-GO  
L(G92,.  
    在我的文章挂网一个半月后,第三篇文章出现了,这是对我文章的质疑,它就是钟亚山先生的《對“首創宗譜”序和其中“锺離烈”公的質疑》(后称《质疑》)。这是我在12月上旬回看“百家争鸣”时才看到的,《质疑》已经挂网一个月了;当时我正在写《试论钟姓源流的版本》,原本用的是很温和的询问式语言,觉得不对劲,立即重新改过,将语调提高了几度,改成了完全中性的和《质疑》一样的质问式语言,还特意加了一个段落的“题外话”! {ci.V*:"  
N2C7[z+l`  
    本来,我在《感受》中表明,已经不想再写了。但亚山先生在《质疑》中步步紧逼,非要我提笔不可。  他先是指责我的《感受》是《一家獨唱,何來争鳴?》,因为管理员没有将他的《质疑》立即上传;管理员发现官员发火了,赶忙检讨,马上将他的跟帖给挂了上去。《质疑》挂了上去后,事情还没完,亚山先生不见有回应,又不断地问管理员:“锺勝、敬和先生能看到我的文章嗎?”  答:“尊敬的宗長,隻要能打開這個網站,進入論壇這裏,都是能看到您的文章。謝謝您的支持!” 又问“敬和、勝兩先生經常上網嗎?那篇文章是他上網上傳,是我們網的開山之作啊,真了不起!” 管理员没有“再答”了! 6w8" >~)Z  
1RcSTg  
    啊!“真了不起!”我的文章竟是这个栏目的開山之作! 这就如同是中了可遇不可求啊!我先是傻乎乎的高兴了一阵子,但很快发觉气氛不对:人家在《质疑》你,说你了不起,不是在正话反说吗?! 我真的不敢相信,这是中华钟氏宗亲总会会长的帖文!而且口气中还散发着浓重的权力的异味! 00v&lQBW  
@1*ohdHH  
    我们不妨看看他的文章是怎样开头的: -S3MH1TZ  
Iu$K i  
    【 從序文中,怎麽就看不出兒孫對其老子和祖輩的尊重和一絲親情?直呼祖輩和其父大名,如:“烈公娶姒氏生複,複公娶姬氏生葉氣公年方二十,知漢當興,因世炝亂,嚴居不仕;世派托始源自氣公,亦漢興民方有譜,遂爲我锺氏一世之大始祖也。 …… ”這哪像兒子爲老子譜寫的序文啊,當時連一個簡單的碑文,在提到上輩名字時都得加一諱字,何況是序文,再說僅僅兩代人也不好稱之爲“遂爲我锺氏一世之大始祖也”啊,難道锺氏家族自始以來就是一個不知孝敬不懂謙虛的家族嗎?看起來通篇序文倒好像是被一位第三人稱且文學水平如此拙劣之人所作或修改了吧? O} f80K  
t25,0<iW  
    ……  '#&os`mQ  
NB8/g0:=n&  
    接下再看看序文和敬和、勝先生所主論的“锺離烈公”吧。 {\:{[{qF  
C,v(:ZE$J7  
    渴求真知。因爲我就是接-烈-複-葉-氣……系列中烈公的後裔,看了上述,竟連自己的先祖也一無所知,實在慚愧極了。 】 ^h"`}[+  
G"Sd@%W(  
    再看看他的文章是怎样结尾的: t\%HX.8[;%  
m6[0Kws&  
    【 嗚呼,時不我待!吾今八旬有一,戎馬一生,微功微績,最關心我锺氏家族,睦宗和族,團結以共,承前啓後,繼往開來,孝悌勤勇,再造輝煌!未知今日,步入迷茫,無奈,徬徨,萬望敬和、勝二賢,從速解疑,勿陷我于“其序雲”永遠! 謝謝! 】 1r]Io gI  
-QmO1U  
    有不同的看法我们可以探讨啊!有必要如此冷嘲热讽吗? 我决定在写完《试论钟姓源流的版本》后,再做反击;其中的“题外话”,已经是提前预告了! j"|=C$Kn/  
pk3<|  
    挑战!就这样开始了!令我意想不到的是, 我的挑战者不是别人,正是中华钟氏宗亲总会的头头,大名鼎鼎的钟亚山先生! MV\|e1B}  
ld^=#]g  
    我想,这是我投稿进入该网的第一篇文章,为什么就引来了钟氏宗亲总会名誉会长的迎头痛击?这是个令我感到莫名其妙,也是值得我思考的问题! 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2A\,-*pc  
x)JOClLr  
    经过一段时间的查找,我认为,原因只有两个:, 7 As|Ns`  
NO0"*c;  
    一、钟敬和先生在2015年写的文章《从首创宗谱说起,看后来锺谱演变》(后称《演变》)在我的这篇文章《感受》中唱了主角,这应该是主因。为什么? 因为文章共三段,有二段是抄录自《演变》的。而钟敬和先生的更早的另一篇文章《评述钟姓一系论》却是对钟亚山先生文章《关于宗族姓氏起源及钟姓肇姓源流推究论证》(后称《推究》)的抨击。就是说,钟亚山先生早就与钟敬和先生在观点上有分歧了,当他在颍川钟氏网看到《感受》后,立即就毫不犹豫地将钟胜和钟敬和先生“绑”在一起加以《质疑》。 }HG#s4  
<|*'O5B  
    二、颍川钟氏网是“全球最大的钟氏宗亲网站”,它开辟了几个栏目,但没有一个栏目让钟氏宗亲总会会长钟亚山先生的文章成为“栏目的開山之作”,他已经是不爽了,而这个“钟氏论坛>百家争鸣”栏目的開山之作,居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钟胜所拥有,而且这篇文章的内容还和他的观点背道而驰,他就更不爽了。这应该是次因吧。 +-a&2J;J'  
[<wbbvXR  
    一开始,我还认为这两个原因,不应该发生在我们的总会会长的身上吧?我是否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但对照他与网站管理员的对话,及他在《质疑》中的调门,无法让我找到别的原因。这还使我坚定地相信,亚山先生为了执行他的一源论,为了立钟姓始祖为公孙钟离,他要打压一切的不同意见者,即使是刚刚进网的新人! ); 6,H.v  
;IC'Gq  
    当然,亚山先生与网站管理员之间咄咄逼人的这段对话,我估计他自己也知道是过头了,失态了。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他自己找了一个下台的台阶,在“灌水聊天”中说: w4{y "A  
u&SZ lkf6%  
    【 啊,真對不起,兩天前我作了個短途旅遊,沒有看到你的帖子。上周見了我們的網站,開辟了《锺氏論壇》,非常常高興。對锺氏姓氏源流的問題,發生了一些争議,這本來是很正常的事。許多問題,缺乏勾通,也缺乏交流場所,因此,見了論壇,我确實非常高興。我一直希望我們锺家爲了同的目的,尋宗問祖,聯宗睦族,繼往開來,發揚光大,更加團結友愛,更加血脈一統。不願意看到宗親爲此争論不休,更傷和氣。尤其看了锺勝的論文以後,很想和他勾通,共同交流,但是一連兩三天,連發五六次未遂,我感到失望了。爲什麽他能發表我卻不能?就在帖欄上亂點,殊不知這一下,捅出的“一家獨唱,何來百家争鳴!”卻成功了。我也是兩天後才見到的。真想不到八旬老翁,也耍了小孩子脾氣,見笑了!謝謝1  】 fD(7F N8  
&:q[-K@!  
    “八旬老翁,也耍了小孩子脾氣”——我们尊敬的会长,就这样轻描淡写,给该网的读者做了云淡风轻的交代——我只是跟你们耍了一次小孩子脾氣而已! Xm%iPrl D  
W\&WS"=~  
    对我的《感受》和他的《质疑》,大家再回过头去仔细看看,看过之后你还会认为,他只是耍了一次小孩子脾氣吗? 我为什么看不到钟敬和先生也耍这样的小孩子脾氣? _=o1?R  
rF Ko E%  
因为我既不认识钟敬和先生,也不认识钟亚山先生。然而,他们在态度上为什么却会有这样大的反差?——对我编的“三稿谱”,钟敬和先生给我的回信是明确的指正,像个老师;而钟亚山先生对我的文章《感受》的《质疑》,大家也认为像个老师吗? !Z#_X@NFc  
v$gMLu=  
0j a  
SCfkv|hO  
    于是,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看到了,钟胜不但没有被压服,反而“愤”起反击。我的反击不是出于个人情绪的发泄,而是出于对滥用威权的反抗! U<g UX07  
SVg@xu+  
亚山先生对姓源的研究结果是“宗族的始祖衹有一個,宗譜無多源,多源則不是宗譜”,并且完全适用于《中华钟氏宗谱》 ;这也是“钟姓一源论”的理论核心。我曾经把它称为“陷阱”,后来经亚山先生的敲打“指正”,我道歉认错,把“陷阱”改正为“严重误导”。但亚山先生始终坚持它是正确的,根本不承认这是误导。当然工人有错就认,很正常;官员有错不认,也很正常。我们不可能指望他会认错! eX l%Qs#Y  
tls6rto  
没有办法,我在一个月左右连续发表了《试论钟姓源流的版本》、《再谈姓氏的源流和始祖》、《亦谈始祖亦谈“爹”》、《对探讨姓源的严重误导》、《烈公和接公之谜》等文章,将“钟姓多源论”和“钟姓一源论”的差别和盘托出,放到了颍川钟氏网上;这几篇文章既是对亚山先生的质疑的答复,也是将“两论”的现况公之于众让全球的钟姓人一起去评判。我认为这两个目标都已经达到了。我没有必要再跟总会会长亚山先生较劲,因为这不是钟姓人的光荣! ux 79"5qb  
*6x^w%=A  
至于“防叔是否奔魯、公孫锺離是否奔楚、蕩意諸是否出奔”,这是二三千年前的历史事件。亚山先生认为,“公孙黎从宋王室内斗中活着逃出来”是他坚持“公孙黎为钟姓始祖”的基石,他以自己的理解,认为“對防叔與公孫锺離在昭公事件中活着逃出来是有幾分把握的”。由此,他又在文章的跟帖中与台湾读者钟银昌先生较劲。我不懂古史,看不懂其中的门道。但较劲的结果,好像“公孫锺離活着逃出来”的结论又被银昌先生给否定了,至少是双方各说各话无法统一,双方还在争论中。 gZ >orZL'  
Yl~?MOk  
在这场讨论中,我们始终没有看到钟敬和先生露过面,我猜想,他一定还不知道这场争论的发生,因为他很可能没有上网的家庭环境或经济条件。我是农民出身,是了解农村的。因为我寄给他“三稿谱”之后他给我来信说,他没有QQ号和电子邮箱,只能给我写信,寄信是靠走路或踩单车到10里外的邮电局办理。我想,对于一个78岁高龄的耳朵有点背的老人,我敢给他回信,又让他再给我踩着单车回信吗? 这就是我再也没有给他去信请教的原因,不是我不想请教他。 (我想问问中华钟氏宗亲总会,对这样一位研究了几十年钟姓史的老人,一个卓有成效的钟姓谱史的研究者,对编写《中华钟氏宗谱》出现的问题是否可以派人去征求一下他的意见? 对钟姓“多源论”和“一源论”的这场争论中的是与非,是否也有必要了解一下他的看法? 难道因为他的观点与亚山先生不同就要冷落了他? ) +C;#Qf  
f>/ 1KV  
     对亚山先生《质疑》的6个问题,我没有等待敬和先生的回答就已经越俎代庖,在前面的几篇文章中向亚山先生做了大部分的回答了。而我向亚山先生提出的“几个问题的十几个问号”,怎么不见一丁点儿回应? 他在评论我的文章《烈公和接公之谜》时,说钟蔚伦先生、陈瑞松先生、钟春林先生、钟敬和先生他们花了几十年时间著作出来的钟姓谱书,“都是早已公諸于衆,衹不過是一些毫無史證和矛盾百出的故事而已”。就是说,我认真地看了几年的钟姓谱书,只是“毫無史證和矛盾百出的故事”! 难怪亚山先生对我的“几个问题的十几个问号”不屑于回答了! 在他的眼中,只有他是对的,别人说的都是“故事”而已,就是说,编钟氏总谱只能按照他说的办! 有句古话说得好:“我说行,你就行,不行也行;我说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官员的话就是有分量! W@C tFU9  
DC7}Xly(  
     台湾读者钟银昌先生在同亚山先生对帖时,说“多源论”与“一源论”之争是为了“面子而争”。这不是事实。对此说法,亚山先生不认同,估计钟敬和先生不会认同,我也不认同。但对于我自己个人来说,我在前面的几篇文章中有为“面子而争”的成分,却是事实;但我这个争面子只是表现在文章的语气上,用了与亚山先生完全对等的语气——毫不客气——我这是“礼尚往来”,而在文章的内容上却从来不敢也不想去争面子。我错了,我承认了,我还公开道歉了,这是在争面子吗? 难道在亚山先生给我打脸时,我还要给亚山先生满脸堆笑,用我的热脸去贴他的冷屁股,才叫“不争面子”? 我如果能有这样好的性格修养,现在的钟胜就应该是个退休的官员而不是今天的退休工人了! N6%q%7F.:  
(6'Hzl^Kp  
我在《亦谈始祖亦谈“爹”》中说过:“我不能在退休前看别人的脸色吃饭,退休后还要看官员的脸色说话”,但这不影响我对钟姓“多源论”和“一源论”所持有的中立立场,因为我清楚,我不能够意气用事,也肯定不会意气用事。正如我在《试论钟姓源流的版本》中说的,我定义自己是中间派,为自己定了个任务:站在自认为公正的立场,继续对“两论”进行对比和质疑:  >TgO|mq  
h#>67gJV  
    【 没有研究过古代史和姓源是我的弱项,但我有一个“优势”可以弥补,那就是我不认识这两派人(参加研讨会的多源派和一源派)中的任何一个人,还包括钟姓委员会和宗亲会的所有成员,都从未跟他们见过面。因此,我没有一般“熟人”所具有的要顾及彼此之间面子的问题,讲话就可以不受他们的影响,认理不认“情”,完全不用转弯抹角可以直来直去(所以,我决定今后不参加这类会议,以免因为面子而影响我的中立判断);由于我的这种“身份”的特殊性,对他们之间的源流讨论我能有自认为公正的评判。当然,我的弱项决定了我的评判不可能专业,由于水平局限,又不能得到会议资料,只能靠看网上的文章,评判也不一定正确准确。  我是在2013年底看到了钟敬和先生的“多源2.0版”,又在2015年看到了钟亚山先生的“一源2.0版”和“一源3.0版”,知道他们俩对钟姓源流的看法是针锋相对的;而我没有研究过钟姓源流,所以就不参与他们的“针锋相对”的讨论,但这不影响我对他们的版本提出自己的看法。 例如,我虽然认可“多源2.0版”,但在拙文《谁是广东铁炉坝锺姓开基祖?》和《文亮公是那一个朝代的人呢?》中,却对钟敬和先生和钟春林先生的说法加以否定;同样,我对“一源论”也在多篇文章中提出了许多质疑,其中包括上面评论的钟亚山先生的“一源论”的两个版本。 显然,我的弱项就决定了我的评论不会深入,不会像钟敬和先生和钟亚山先生一样能够引经据典,即我只会做对比和质疑。 我不怕得罪多源派和一源派,就是因为我不认识他们而敢于直抒胸臆;我甘愿做个“骑墙派”,目的不为别的,就是只想要得到钟姓的正确源流。  但愿他们及他们的支持者在争论中能够平和而且理性,不要出现无谓的意气之争,尤其是那些德高望重尊祖敬宗的耄耋老人,以及曾经握过权杖至今身上仍然发着权力余威的前官员,更应该成为我们这些年轻人的榜样,在我们中间带个好头,不要意气用事,做到讲理而不卖老,扬善而不耍威。 】 k5 8lmuU  
mu(S 9  
    正是我不认识这两派人和宗亲会的官员,我才能写出上面这几篇文章。如果我跟他们认识了,成为“熟人”了,还敢不看官员的脸色吗? 我还能写出这样的文章吗? 所以,在一源论和多源论的分歧得到统一之前,我决定不参加今后的研讨会是对的。“目的不为别的,就是只想要得到钟姓的正确源流。” WL>"hkx  
sz_|py?0  
    讨论到今天,得到的却是个没有结果的结果;看来我没有必要为这些偏离主题的看不到头的争论再费口舌继续“吵”下去了。春节将到,让我们都过上一个安乐祥和的节日吧。如果大家认为我还有需要做新的道歉(请在文章的后面跟帖指出来就行。我不是本网会员,请原谅我不跟帖回应),而我认为也确实是自己不对的地方,我将乐意为之。 /`3< @{D  
({87311%  
                                             祝全体宗亲新年快乐!当然,也包括我对亚山先生的问候! #p_3j 0S  
                                                                       广东龙川县 钟胜 2016-2-3 ppH5>Y 6c  
呼朋唤友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