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最新帖子会员列表统计排行
主题 : 鍾胜:对探讨姓源的严重误导——再答亚山宗亲
txyzwh离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2
精华: 0
发帖: 241
铜币: 239 枚
威望: 163 点
贡献值: 45 点
银元: 0 个
注册时间: 2010-05-10
最后登录: 2018-04-28
楼主 发表于: 2016-03-10  

鍾胜:对探讨姓源的严重误导——再答亚山宗亲

在“颍川钟氏网>钟氏论坛>百家争鸣”的栏目下,亚山先生在2016-1-23发表了他的最新文章《再谈姓源》。看得出来,这是他对《也談姓源——兼答锺勝宗親》的补充,也是对我的《再谈姓氏的源流和始祖》的第二次回应。 `z!AjAT-G  
    他在文章中说:“为了讨论更清晰可见,把涉题的三人分为甲、乙、丙,我为甲,对方分别为乙、丙。”乙、丙是谁?他没有说。但从文章的内容看,“乙”就是台湾的读者钟银昌先生,“丙”就是钟胜我了。 jCqz^5=$  
    看得出来,亚山先生真的火了! 为什么? 他在认为,“乙”在跟他“玩文字游戏”!而“丙”将他的“研究结果”说成是“陷阱”! Tm" H9  
    从文章的篇幅来看,他谈乙占三分之二,谈丙占三分之一。他与“乙”的讨论我不参与,因为我不懂古文古史。我只谈他对“丙”的回应,以及“丙”对“甲”的回复,因为我就是“丙”呀。 TPp]UG  
5FOMh"!z\  
    一、先说“陷阱” }n^Rcz6HeO  
    亚山先生他要与“丙”讨说法,集中在“丙”的文章中用了“陷阱”一词。他说: &J 3QO%  
    【锺胜宗亲把“《宗谱》无多源,多源则不是《宗谱》”这句话,看成“明显是个陷阱”。如果他还是宗族子孙,我不知道怎幺能把“陷阱”一词说得出口而且张显于纸上。】 `G$>T#Dq  
    显然,问题严重了!我没有想到写文章不会准确用词,真是容易出麻烦! \HO)ss)"  
    那么,我是怎样说到“陷阱”的呢? 我得先交代一下。 RsDSsux  
    我在《再谈姓氏的源流和始祖》中,对亚山先生的“宗族的始祖衹有一个,宗谱无多源,多源则不是宗谱。”这个研究结果专门做了讨论,说明他的这句话是以偏概全的,是错的。我在文章中是这样说的: L!:NL#M  
    【至于他说的“《宗譜》無多源,多源則不是《宗譜》”这句话,也对也不对,明显是个陷阱。所谓对,它符合各地一源一系族谱的实际;所谓不对,就是我们要编的是《中华鍾氏宗谱》,不是某一系的《宗譜》。《中华鍾氏宗谱》不但要包含多源的汉族钟姓,还要包含少数民族的钟姓,是多源多系宗谱的集合。将这句只适用于一源一系族谱的话用到多源多系的合谱上去,实际上是在偷换概念。  亚山先生用这样一句话的目的,是想证明他的全国钟姓一系论是正确的,就是要将钟接、钟气都变成钟仪的直系血缘后代,从而完成钟姓的“大一统”。】 6-\Mf:%B  
    你看,我在这里把“陷阱”一词说出了口而且张显于纸上了。认真对照比较一下,我也觉得在这句话中不能用“陷阱”,而应该用“误导”会更为准确些。“陷阱”是等待他人踏入,“误导”是错误引导他人踏入,效果虽然一样,但动机不同,前为有意,后则无意。所以,我虚心接受并感谢亚山先生对我的指正,并特此更正。 P]m{\K  
Z5'^Hj1,  
    二、郑重道歉 -`ljKp  
    因为我用了不恰当的“陷阱”一词,让德高望重的亚山先生心里感到不适,事实上,亚山先生在其文章中并无恶意,是不能用“陷阱”的,只是“误导”而已。但他为什么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呢? 我在反思中突然意识到,亚山先生是戎马一生的职业军人,就如三国名将“老黄忠”。他对“陷阱”、“埋伏”、“包围”之类词语始终保有着天然的警觉,而我偏偏就不恰当地用了“陷阱”一词。  亚山先生接着说:“古今中外可能还没有一人敢用‘陷阱’这样低劣甚至恶劣的手段来作宗谱的吧,因为那毕竟是一项上要对得起祖宗,下要负责于千秋万代子孙的神圣事业啊!是不是你在修谱时曾用这样的办法?”  亚山先生一席话,让我感到无地自容!所以,我为自己没有读好书用好词而感到自责,也对不起亚山先生。在此,我表示负荆请罪,在全体读者和钟姓宗亲面前公开向亚山先生郑重道歉!    $C=XSuPNK  
^^k9Acd~p  
    三、“一源多源” O.Te"=^"F  
    亚山先生好像是得理了,接着说“啊,原来你们把寻根问祖,共同齐心协力,完成‘华夏锺氏宗谱’务实求真、背负神圣使命的讨论看成是在玩文字游戏(注:指“乙”)和陷阱(注:指“丙”)啊!怪不得你一再回避主题,老向“一源多源”上扯!” y_Gs_xg  
    为“陷阱”,我已经道歉了。但对亚山先生的最后一句得“理”不饶人的话,我就不能认同了。如果不同他说清楚,就更对不起亚山先生了。  为要完成《中华鍾氏宗谱》的正确编写,除了你之外,因为姓钟的缘故我也自认为是“背负神圣使命”才参加这个讨论的呀!我怎么能不老向“一源多源”上扯呢?因为“一源多源”是你们(例如你与钟敬和先生)搞出来的呀?你不是在前年和去年先后推出了“一源2.0版”和“一源3.0版”吗?我在文章《再谈姓氏的源流和始祖》中不正是对你的“研究结果”——“肇姓始祖、姓源衹有一个,《宗谱》无多源,多源则不是《宗谱》”——提出质疑的吗? 而且,你应该记得我在《亦谈始祖亦谈“爹”——专答钟亚山先生》的文章中是这样回答你的: *Br }U  
    【 锺氏到底是一源還是多源的问题,是钟姓人自己提出来的。钟蔚伦先生、钟春林先生、钟敬和先生认为是多源的,钟大元先生、钟广贤先生、钟亚山先生(即你自己)认为是一源的。对亚山先生这段话,我在《再谈姓氏的源流和始祖》中,其实也已经回答了,因为该文章的全文都是围绕着“锺氏到底是一源還是多源”这个主题而展开的。既然亚山先生要以“你有幾個爹?”做比喻(注:我不认为这个比喻是骂人,但认为这个比喻不准确),我在这里也照着比喻就是了。不过,亚山先生的“你”是指一个人,而我将这个“你”指为一个姓氏。 kA2)T,s74  
    一个人只有一个爹,即生育之爹,这是常识。但是爹上有爹,一直往上“爹”上去,就可以“爹”到始祖那儿了。所以,你说的这个“爹”我就直接指向始祖了。问题是:多源论者如钟蔚伦先生只认59世钟接为爹,钟敬和先生只认63世钟气为爹,他们都不认钟仪为爹;而一源论者如钟亚山先生你自己,不但认63世钟气(注:因为你自己说是烈公后代,所以我估计你也是气公后代)为爹,你还认钟仪为爹。或者说,多源论认为钟仪不是钟接和钟气的爹,而你认为钟仪是钟接和钟气的爹。这就是多源论与一源论的根本区别。钟仪到底是不是钟接和钟气的血缘爹,你们都还在争论中,这难道不是事实吗?既然是争论,就说明需要我们钟姓人去面对、去解决,你为什么不愿承认钟姓人存在着这个争论,要掩盖这个尽人皆知的争论呢?】 mEb`ET|  
    请问亚山先生,我们所讨论的问题,难道不就是“钟姓到底是一源还是多源”的这个主题吗?难道我能不“老向‘一源多源’上扯”吗? 难道不是你在“一再回避主题”吗? 难道“你有幾個爹?”不就是我们要面对的要我们去解决的主题吗? 你认为我在《试论钟姓源流的版本》中对你提出了“几个问题的十几个问号”是在玩文字游戏吗? 前两天,我在“颍川钟氏网>钟氏论坛>百家争鸣”的栏目上又挂了一篇《烈公和接公之谜》,还是扯上了“一源多源”,这些“谜”难道不是事实吗?你为什么就是不愿意“老向‘一源多源’上扯”呢?! 你为什么就是不肯说出来你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x_$Pu  
Ap}`Q(.  
    四、做“和事佬” Wp= &nh  
    亚山先生与“乙”(即台湾读者钟银昌先生)于2016年元旦后,在“颍川钟氏网>钟氏论坛>百家争鸣”栏目文章《也談姓源——兼答锺勝宗親》后面,就钟姓源流问题用古文古史较上了手,两人你来我往,步步登楼步步高,对钟姓姓源进行了相当精彩的对话切磋。点阅围观者五六百人,连网站管理员也因为应付不过来而“叫苦连天”。我因为没有古文古史的功底,看不懂你们之乎者也的对话而既羡慕又遗憾,真的是恨自己当初读书太少,造成自己今天出现“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的尴尬! bg,VK1  
    其实,亚山先生完全没有必要在《再谈姓源》中大段地引用你们在“楼上”的部分对话,读者们直接到《也談姓源》后面跟着一层一层上楼去看,比你引用的部分对话会更加全面。因为这段对话又长又精彩,像我这样的人,不怕大家笑话,许多地方至今还看不懂,因为你们俩在其中既引用古文又引用了许多网络语言。从目前来看,这大概是颍川钟氏网的众多文章中最吸引眼球的一篇。 v7D3aWoe  
    我本以为,通过这次切磋,亚山先生与银昌先生会惺惺相惜成为莫逆之交的。想不到今天亚山先生在《再谈姓源》中却是愤愤不平,说银昌先生玩文字游戏,“参讨文帖不是从细末枝节发问,就是答非所问,南辕北辙”,好像有点恼火。由此估计,亚山先生在这场较量中很可能是被银昌先生“误导”而落败了,有点耿耿于怀的,所以要《再谈姓源》讨说法。 =zKbvwe%X  
    我认为,“年轻气盛”的银昌先生公然不给“老黄忠”面子,不懂得昭穆有序,老少尊卑,确实有点过了。而亚山先生,我认为也应该敞开胸怀,“大人不记小人过”,没有必要与年轻人进行得失计较。所以,我自荐做“和事佬”,建议:银昌先生能放下身段,向钟胜学习,给亚山先生道个歉;也希望亚山先生能虚怀若谷,一笑了之,放银昌先生一马。这样,让大家都能尽释前嫌,不要在细枝末节上纠缠,把精力集中到大枝大节上,去共同面对钟姓源流的历史难题。不知道亚山先生和银昌先生是否愿意? [$(/H;  
    当然,我在上面说银昌先生“年轻气盛”,也是有点得罪人的。一方面,银昌先生未必年轻,可能还老过钟胜也不一定;另一方面,他在切磋中的表现并不见得很“气盛”——打住!我可能又说了错话了!说别人年轻气盛,银昌先生又来找我讨说法可怎么办?所以我要赶快打住!总之,我不会说话,往往会左右不是人,故此,说得不对的地方,也请银昌先生原谅,好吗?不然,我这个“和事佬”就白当了。 T~'9p`IW  
}X`jhsqT  
    五、忠告 Y(]&j`%  
    但是,我这个“和事佬”很可能真的要白当了。因为在亚山先生看来,谁敢质疑一源论提出来的“公孙离和锺仪与锺接和锺气之间所具有的直系血缘关系”,谁就是在“玩文字游戏”,因为亚山先生他们已经完成了对钟姓“多源论”的质疑,已经确定钟姓“一源论”是正确的!  亚山先生在昨天2016-1-26于“颍川钟氏网>钟氏论坛>百家争鸣”栏目文章《再談姓源》的4楼说,我在前几天2016-1-23发表的《烈公和接公之谜》“都是早已公諸于衆,衹不過是一些毫無史證和矛盾百出的故事而已”。想不到钟蔚伦先生、陈瑞松先生、钟春林先生、钟敬和先生他们花了几十年时间著作出来的钟姓谱书,竟然在亚山先生的眼中都只是“毫無史證和矛盾百出的故事而已”!好像只有执行“钟姓一源论”的亚山先生们才是“背负神圣使命”的编写钟姓谱的天然使者! I$neE"wW  
    但是,官员可以为未来描绘蓝图,却无法改变往昔的旧貌。官员可以带领平民去探索历史,却无法去涂改历史,更别说是二千年前的历史! }@Oy kN  
    我想要在这里告诉我的读者们的是:钟姓人的始祖只能由钟姓人大家一起去探讨寻找,绝不能由个别的钟姓官员去指定和决定!宗谱不像政策条文必须强制执行,它必须正确才能得到宗亲的认可,所以,我要在这里提醒大家,我们没有必要对可能按照“一源论”编出来的“总谱”抱有期望!各地宗亲一定要与自家保存的旧族谱好好对照其中的出入,不要不分青红皂白就照单吸收! 丢掉旧族谱是十分愚蠢十分愚蠢的行为!这就是我为编族谱连续不间断地花了六年的时间才得到的经验教训。六年,小学都已经毕业了,我对钟姓谱的认识和体会,都在我发表在“钟氏天空”网站的二十多篇文章中了,如果你能吸取我的这些经验教训,可能会让你少走许多弯路,欢迎大家指正。写文章很辛苦,而为一些没有相同目标的人和事去写文章就更辛苦,我想好好休息一下了。拜拜! B\}E v&  
[:g6gAuh,  
                                                         广东龙川县 钟胜 2016-1-27 Ha)w*1&w"  
呼朋唤友
描述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